2018众彩网娱乐

若是田豫领大军奔袭杀进关来

 
    “哼!”臧霸冷哼一声,道“劝说!你昨夜便拔了我九里山大营,可不像是有劝说之意啊!”
 
    “哈哈!”田豫轻笑几声,缓缓说道“昨夜乃是误会,乃是你家孙观将军勇武,打败了某的两位副将,他们气恼,才夜袭九里山大营,某知道以后也是气愤不已,臧霸将军,你看,我已经加过昨夜在九里山大营里面俘虏的士兵还有营内的粮草全部送来,送还给将军!”说着,田豫一摆手,兵阵散开,一帮幽辽军带着几千的曹局俘虏出来,后面还推着十几辆粮车,这么一来,一看这幽辽军剩下也就是三千人不到了。
 
    关上一片哗然,众人都是惊讶不已,孙观低声嘀咕道“这……这幽辽军到底是何意?”
 
    对于田豫这样大哥巴掌给个甜枣的形式,众人是都没接受得了,臧霸直接问道“田豫将军,你这是…………”
 
    田豫笑着摆摆手,道“诶……宣告兄切莫误会,某仰慕兄长仁义英武,虽然各位其主,但是就连我家主公都时常夸奖兄长风姿,本就是无意征战,这在兵至萧关而止,但是如今刘景升不顾天下百姓,举大兵前来征伐我家主公,并且在阳翟屠杀数千手无寸铁的百姓,此等令人发指之事,天下人得而诛之,我家主公自然是不会放过,而曹子恒竟然认贼作父,投靠于刘表麾下,我家主公必然伐之,这首当其冲便是徐州,宣高兄,我家主公与某都是被逼无奈,攻打萧关,还望兄长知天下大势,理解百姓疾苦啊…………”
 
    关上众将解释惊讶不已,这田豫又是还粮食,还俘虏,又是一个劲的夸奖臧霸,招降之意十分明显,这倒是让关上众人陷入沉默,田豫看着臧霸沉默的不答话,笑了笑说道“兄长可以考虑一段时日,但是战事紧急,c,还望兄长能够理解,兄长大义凛然,定然通晓天下大义,还望兄长能够明白某的苦心啊!”
 
    臧霸沉思片刻忽然说就坚定了立场,不降!
 
    田豫缓缓说道“兄长不必这么快的答复,先把这些俘虏带走再说吧!”
 
    臧霸缓缓点头道“好!来人,将关门打开,放这些俘虏进来!”
 
    一旁的吴敦立即说道“将军不可,我军贸然打开关门,若是田豫领大军奔袭杀进关来,恐怕我军危矣!”
 
    臧霸指了指关下的幽辽军,放心的说道“田豫就带了那么一点人马,我们在关内的人马还有什么可怕的,再说,田豫既然有招降我的意思,就不会这般的攻过来!放心吧!”
 
    众人一想,臧霸说的有道理,便立即下令打开关门,只见关门缓缓打开,那些曹军的俘虏本来就没有被绑着,看到关门打开,在回头一看幽辽军,根本就没人管他们,那还等什么,立即撒丫子的开跑,向关内冲去,田豫赶紧喊道“诶诶诶,这还有十几车的粮草呢,你么也给退走啊!”但是哪有人愿意在这个地方多留下一秒钟,田豫刚说完,那几千名俘虏就都已经飞速的跑向了关门,这十几车的粮食直接就没人管了。
 
    田豫无语的笑了笑,指了指眼前的十几车粮食,仰头对关上的臧霸说道“宣高兄,你们这十几车粮草可怎么办啊?”
 
    臧霸缓缓说道“这些就当给田豫将军的酬谢了,感谢将军将某的将士送回,不过还是那句话,田豫将军,你要攻便来攻,某就在这萧关之中,静候田豫将军的大驾,胜负未分,某是不会拿兄弟们的命开玩笑的,让我投降,某做不到…………”
 
 
版权所有:2018众彩网,众彩网彩票专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