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众彩网官网

他从异界的黄土地上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手上的

 平日里,这些井水不犯河水的各路异兽们,都藏身于各自的栖息地之中,非祭祀和召唤,轻易不带冒头的。
 
    若不是这祭坛之内,出现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型的召唤祭祀的话,它们才不会千里迢迢的赶到这中心区域内,等候着天降血食与祭品的到来的。
 
    而它们这种耐心的等待,果然没有白费,多少年未曾见过的来自于大泽另一端的充满了灵气的物产,就这样铺天盖地的堆积在了祭坛之内。
 
    让那些从来都眼高于顶的异兽们,看的眼珠子都红了起来。
 
    而它们之中的第一位幸运儿紧接着就冒了出来,随着小白犼的祭坛亮点被激活了之后,这个激动万分的小东西,只能靠挥舞着爪子来到别了。
 
    而就在众位神兽们认为自己没戏可以洗洗睡了的时候,那漫天的灵食,却像是不要钱一般的再一次的从天空上撒了出来。
 
    “嗷!嗷嗷!”
 
    这是欢快的庆幸之音,甭管如何,他们之中总会有幸运儿能够享受到这难得的美味的。
 
    一时间,异兽神兽凶兽们是其乐融融,原本见面就掐的天敌,也在这一时刻里暂时的握手言和了。
 
    所有的小兽们都端着一种姿势,那就是仰面朝天的等待着自己头顶上象征着被召唤的祭祀牌子的亮起。
 
    而接下来的幸运儿是接二连三的出现了。
 
    应龙,狰兽,女魃,西王母,这些最顶级的兽群的离开,也给了在这个祭坛上苦苦等待的其他野兽们以偌大的希望。
 
    再等等,再等等,说不定下一刻,自己就被召唤走了呢?
 
    可是谁成想,就连最后一个离开的西王母都回来了之后,那堆积着祭品的祭坛上也没有一个动静。
 
    让那些苦等了半天的各种兽类,抱着脑袋就是懊恼不已。
 
    怎么就没看上俺们呢,俺们也是很厉害的凶兽的啊。
 
    而就在这一群兽捶胸顿足的时候,它们原本用于承接祭品的祭台之上,突然就冒出来一双肥嘟嘟,白嫩嫩,香喷喷的肉手。
 
    裹挟着无尽的灵气与血气,就这样慢悠悠的下潜,下潜,再下潜。
 
    让那些本就是饥饿难耐的凶兽们,再也忍受不住,依凭着各自的本能,就扑将了过去。
 
    一时间,这双原本还是纯白的大手之上,就挂满了毛茸茸的兽群。
 
    那些本就天赋异禀的怪兽们,十分想当然的就将猝不及防的鸿钧给从洞的另外一侧……拽了出来。
 
    然后这位十九世界的大能,天道的存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一个跟头外加一个惯性使然的前滚翻。
 
    在鸿钧的脸朝着猪屁股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之后,他就带着点小茫然,小羞恼的抬起了头颅。
 
    入眼的,是一群流着口水的异兽……带着点小好奇小渴望的凝视。
 
    “这是何处?”
 
    “嗷!!!谁在咬我!!”
 
    鸿钧的发问就这样被一个无情的啃咬给打断了,接下来,则是更多的野兽朝着他扑过来的修罗地狱。
 
    那些根本就没有概念的野兽们,眼中只有食物与非食物的区别。
 
    在天地大能都要退避三尺,此间仍是妖兽横行的小天地之中,鸿钧这种混沌初开所幻化出来的灵体,还是不少兽类盘子中的正餐呢。
 
    这一刻,这位在第十九世界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道祖,真正的体会了一把身不由己的滋味。
 
    此时的他正如同他从未曾放在心上过的蝼蚁一般,苦苦挣扎,任凭宰割。
 
    而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法术,在这些自打落地就自带异能的妖兽们的面前,还真就不太够看的。
 
    一时间,他一人一方,与对面四凶兽为首的恶兽群体们,就僵持在了一起。
 
    两拨人马的能量碰撞就像是夜空中的烟火碰撞一般的花花绿绿的甚是好看。
 
    而最让鸿钧紧张的是,在他们混战的这个战团之外,竟是有一波独立于外的小群体,正在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
 
    那些兽类之中,竟是有两个类人形态的存在,在其中一人的身上,鸿钧竟然还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待到他那个早已经有些木然的脑子回想出来这丝熟悉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的时候,那个站在一旁的长着虎牙的女人却是一锤手掌,对着旁边的青衣女人大叫了一声:“为啥我在这个怪人
 
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儿子的气息。”
 
    “我儿不会是出了什么危险了吧?还是说……这个小老儿对我儿……”
 
    说完这话,西王母的眼睛就十分危险的眯了起来,在担心的瞧了瞧那个因为鸿钧的摔落再一次的封闭的通道之后,就是一跺脚,继续说道:“哎呀不管了,肯定是大敌,否则也不会被我
 
儿给扔到这里了。”
 
    “所以,女魃,这一次没有了祭品,姐姐的忙你是帮还是不帮?”
 
    而那位青衣的女子,却是轻轻的捋了捋鬓角,对着西王母嗔了一眼:“帮,当然要帮,那好歹也算是我的大侄子不是?”
 
    “咱们姐妹,什么时候论的这么清楚过?”
 
    毕竟都是天地之女,都是认识了万年的姐妹,还分个你我,岂不是生分?
 
    在两人的意见达成了统一之后,说干就干的姐妹俩就参与进了战团。
 
    当然了,与西王母曾经有过不可名状的关系的狰兽,在舔了舔嘴唇之后,都不用招呼的,就自发的跟随了那个女人的脚步,直接参与进了战团。
 
    而这本来还不相上下的交战双方,就因为西王母的横插一杠,瞬间就将胜利的天平朝着四凶兽的兽团的方向压了过去,让场内被不停的攻击着的鸿钧,顿感压力大增,一时间左突右冲,
 
竟有些招架不住了。
 
    见到于此的饕餮,穷奇,梼杌和混沌,则是咧着大嘴的朝着西王母的方向凑起了热乎。
 
    “哎呀妹儿啊,老感谢了,等哥哥几个将其拿下了,那最肥最嫩的屁股肉,肯定给你留着啊!”
 
    对此表现出了偌大的危机的狰兽,却是朝着四个比它长得还丑的老不要脸,愤怒的咆哮了过去。
 
    引来了四凶兽满不在乎的嘲笑之音:“唉呀妈呀,这年头管天管地还管的着人家追求幸福的权利了?”
 
    “小子不服?等咱们将这个两脚兽给宰了之后,再寻个场子单挑呗?”
 
    而狰兽也真不含糊,那从未曾开口人言的大嘴之中,就发出了示威一般的咆哮。
 
    为了表现出自己积极应战的决心,反倒是更加卖力的朝着鸿钧的方向,攻了过去。
 
    这一下的爆发,就像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的给力,让原本还在想辙破碎虚空重归原本世界的鸿钧,一下子就被狰兽给扑倒在地,趁着这会子的功夫,那四凶兽也紧随其后,
 
一并朝着鸿钧的身上压了过去,只不过瞬间的工夫,这位如天如地一般的大能就被一群毛茸茸的家伙,给严严实实的遮掩了下去。
 
    而他手指缝隙之间,刚刚偷划出来的一道裂缝,却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暴露在众兽的面前。
 
    “咦?这是什么?好生的奇怪?”
 
    “难道说,这是通往我儿子的世界的通道?没想到这个老小儿还有几分的本事啊。”
 
 938 第二十世界的回放(三)
 
    说道这里的西王母,眯起眼睛,就朝着这道裂缝的方向走了两步,瞧着她那个意思,怕是想要再一次的将这个裂缝给想办法扒拉开了,想要去儿子所在的那个世界中,转一转瞧一瞧了。
 
    现实里,西王母还真就是这么打算的,她在确认了这个通道的确是被连通了之后,就朝着一旁凤凰起舞的方向招了招手,将那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自从两拨人马打起来之后就自动的
 
退归到队伍的最后方……卖力的跳着祈福舞的怂货给招了过来,指了指那个不大的缝隙询问到:“怎么样?能不能扯开?”
 
    而这位在空间方面造诣颇深的凤凰,却是信心满满的点了点头:“自然是没问题。”
 
    待到它朝着西王母打完了包票之后,就将自己的一只利爪朝着拿到裂缝处,伸了过去。
 
    怕是下一步,就是将这空间一扯,直接打通两面的通路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被压到了兽群最底部的鸿钧,顿时觉得不妙,他的体内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了一股力量,一下子将四凶兽加狰兽的组合给掀翻了出去,手脚并用的就朝着那道裂缝的所
 
在爬了过去。
 
    可是就在他即将要抵达目的地之时,却是被西王母的一个肘击,再一次的被揍趴在了地上。
 
    一次两次的都折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让无人敢反抗的鸿钧如何能受得如此的奇耻大辱。
 
    而这位天道本身,世界的喉舌,也终究是露出了本来的狰狞。
 
    他从异界的黄土地上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手上的青筋都绷的清晰可见,那久久未曾用到的造化玉碟,也被他不管不顾的祭起,直朝着那些不知死活的,本应该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与上
 
一次毁天灭地一通消失的异兽群落击去。
 
    这一道攻击,裹挟着山崩地裂的气势,散发着无尽的光芒,震慑了对面的异兽,也鼓舞了自身的士气。
 
    正当鸿均道祖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的时候,突然,他的这个夸张的笑容,就瞬间的定格在了这一刻。
 
    因为此时,他那万法之宗的造化玉碟,竟是被对面那个大肚子的饕餮,一口给吞入到了腹中,在对方将其吞噬殆尽的同时,还打了一个小小的餍足的饱嗝。
 
    多少年了,它饕餮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这个奇奇怪怪出现的人,竟还真有一些好东西,只不过一个小盘子,就让他有了饱腹的感觉,不错,你很不错吗!
 
    但是对面的鸿钧,却丝毫感受不到饕餮所散发出来的善意,他睚眦欲裂的看着面前那个丑陋不堪的怪物,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
 
    “还我法宝!拿命来吧!!”
 
    暴怒的鸿钧在失去了法宝之后,终于如同他曾经捏死过的蝼蚁一般,选择了同归于尽。
 
    因为在他与造化玉碟失去了联系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是原本世界轮回之中的那个说一不二的天道之主,而是成为了这一方小天地之中,需要苦苦挣扎的众人或
 
是众兽之中的一员了。
 
版权所有:2018众彩网,众彩网彩票专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